别出心裁的“复刻”当然胜过毫无新意的“原创” - 晨光影院
排行榜
观看记录

关闭清空全部播放记录

    后将能永久保存播放记录|免费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别出心裁的“复刻”当然胜过毫无新意的“原创”

    来源:晨光影院 责任编辑: 更新时间:2022-01-21 15:10:17人气:982
    ◎剑烧“聆听17年前的旋律,找回当初相遇的频率”,中国台湾乐团鱼丁糸《不同名专辑》近日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专辑上线以来,引发舆论关注,一方面,有赞美乐团重拾初心,感动常在;也有
    别出心裁的“复刻”当然胜过毫无新意的“原创”
    1/3

    ◎剑烧

    “聆听17年前的旋律,找回当初相遇的频率”,中国台湾乐团鱼丁糸《不同名专辑》近日在各大音乐平台上线。专辑上线以来,引发舆论关注,一方面,有赞美乐团重拾初心,感动常在;也有质疑乐团江郎才尽,以复刻之名二度圈钱。作为近期华语流行乐坛最重量级的一张专辑,《不同名专辑》的发行或可看作一种全新尝试,给新歌泛滥的唱片业生态带来一丝不一样的气息。

    苏打绿、吴青峰、鱼丁糸,傻傻分不清楚

    在开始评论《不同名专辑》前,有必要向读者朋友科普三者的关系。乘坐时光机,回到2001年的台湾,彼时正在大学读书的吴青峰和同学组建了一个乐团,团名叫“苏打绿”。学生乐团一般多是玩玩,结局无非就是毕业后解散,团员们回归到各自的生活中。转机出现在他们碰到了林暐哲,他作为乐坛前辈独具慧眼,尤其被主唱吴青峰有着魅惑听感的声线吸引,签下苏打绿,倾全力打造这支年轻的乐团。

    2005年,乐团发行首张专辑《苏打绿》,之后从台湾走向大陆,再到整个华语世界,以多元的创作视角和扎实的音乐功底游走在华语独立音乐和流行音乐的双重世界。2016年,凭借专辑《冬未了》,乐团斩获第27届金曲奖最佳乐团奖等5项大奖,并宣布从2017年起休团3年。

    之后,团员们各忙各的,吴青峰也于2018年推出单曲《Everybody Woohoo》开始单飞,之后更是凭借首张个人专辑《太空人》喜提金曲奖最佳国语男歌手奖。其间,吴青峰和林暐哲因续约产生纠纷,后者一纸诉状将吴青峰等人告上法庭,包括《小情歌》在内的270多首歌的版权属于林暐哲音乐社,未经许可,吴青峰等人不能演唱。为了避开后续的版权问题,乐团从“苏打绿”的繁体字“蘇打綠”取部首,于2020年7月3日官宣“鱼丁糸”为苏打绿的分身。变化的是团名,不变的是包括吴青峰在内的原苏打绿成员还在一起做音乐和演出。

    是山重水复 也是柳暗花明

    流行乐坛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休团三年,还要放弃“苏打绿”的招牌,以“鱼丁糸”这个大众陌生又拗口的名字重回乐坛,前景让支持者担心,也备受业界部分人士的质疑。现实是最有力的回击,以鱼丁糸之名推出的首张专辑《池堂怪谈》,赢得商业销量和评论界好评的双重胜利。乘胜追击,乐团启动了复刻计划,计划从苏打绿时期的首张专辑开始,张张重新录制。而《不同名专辑》便是复刻计划的第一弹。

    《不同名专辑》为双CD版本。CD 1中,乐团邀请当年的制作人徐千秀担任制作人,在尊重《苏打绿》同名专辑中曲目的原版编曲下,进行了17年后的再次演绎;CD 2中再度演绎的曲目包括出道曲《空气中的视听与幻觉》《Believe In Music》,还有“In Summer”巡回演出中的经典曲目。除《Believe In Music》《蜘蛛天空》《I Don’t Care》《Air》四首歌曲由嘟嘟负责制作外,其他则由吴青峰和徐千秀担任共同制作人。尽管在编曲上,鱼丁糸再度演绎的版本变化不大,但是乐团所呈现出来的声音是不同于苏打绿时期的。苏打绿时期的声音偏向独立摇滚,是带有文艺和青春味道的轻盈灵动,而鱼丁糸版本的声音更为稳重,器乐的层层编制更为立体。

    当然最大的变化是吴青峰的声线。主唱声线变化给一首歌的演绎带来不同的听感对乐团来说是最常见的。原版中吴青峰的声线灵动魅惑,而如今经历了个人单飞生涯,尤其是在个人专辑《册叶一:一与一》中对不同风格气质歌曲的驾驭,淡去爆发力的同时,变得更有控制力,经常可以在极细微的演唱中感受到歌唱的精妙。以《飞鱼》为例,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吴青峰坐在开往垦丁的车上,望着窗外的海,深受抑郁症折磨的他顿悟:不是所有事情都有结果,“要放自己好过”。原版的《飞鱼》演唱活力四射,和歌词中营造的鱼儿飞跃出水面的动感相呼应,而鱼丁糸版的《飞鱼》更为温厚,收放自如的演唱成了抵御生活洪荒的盾牌,这个版本的《飞鱼》从水面飞出,在空气中自在飞翔。

    听着这些歌曲,不知不觉和乐团一道再次走过17年的旅途,有单纯的快乐,也有崩溃时刻,那些曾经为生活写下注脚的歌在时间中穿梭,正如乐队团长兼吉他手何景扬写到的那样:“走出了录音间,我觉得已经不是在录音,而是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

    是二次圈钱还是重塑乐坛生态?

    有部分舆论质疑,《不同名专辑》只是换了个团名,对过去作品的再次演绎,本质上还是用一样的作品赚两次钱。对此,吴青峰回击道:“这个年代,真的不可能用卖专辑赚什么钱,何况我们是用两倍的力气,除了原专辑,还多制作了双倍的曲目,而希望大家可以用一张专辑的价格买到,真的只是想再次跟大家分享而已。”

    要回答这个质疑,牵涉两个基本认知,一是为什么要复刻,二是作品的新旧之分。跳出华语乐坛,放眼国际乐坛,鱼丁糸的复刻计划并不是孤例,美国知名歌手Taylor Swift在2021年先后发行了Taylor版本的《Fearless》和《Red》。分析复刻背后的原因,一个客观现实就是他们都拥有作品的词曲版权,但不拥有录音制品著作权,当音乐人离开拥有其录音制品著作权公司的时候,就很有可能面临前述的吴青峰与林暐哲的纠纷。为了“夺回”自己的作品,音乐人们通过手里拥有的词曲版权来重新做歌,成了一个既合乎版权法又合情理的方式。

    此外,从创作角度来评论作品,面对今天已经形成的唱片工业流水线作业,我们有必要重新认知何为新旧。据不完全统计,华语乐坛每天都有约3000首新歌发行,这些高度内卷的新歌多半是披着新歌的外表,内核依然是范式化的批量作业;相反,即便是旧的作品,如果演绎者重新花费气力,注入当下的最新理解,在旧作品的再度演绎中呈现出表达者的主体性,那么这种作品是可以给听众新的体验的,对整个唱片业生态也是有益的。

    2020年金曲奖将最佳国语专辑颁发给王若琳的翻唱专辑《爱的呼唤》,引发质疑。质疑方坚称翻唱作品不具备原创性,对此我想问:了无新意的原创和别出心裁的翻唱,哪个更接近艺术上的创作?这是很简单的事情。如今面对鱼丁糸用旧作品二次圈钱的质疑,透过表象看到本质,而不是人云亦云地跟风,我的答案依旧是很明确的:不妨少些新歌,多些这类“圈钱”。

    最新娱乐八卦详细>>
    最新视频
    • 1
      阳光灿烂的日子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1993年出品、1995上映的一部电影,本片是姜文导演的处女作,由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主要演员有夏雨、宁静、陶虹、耿乐等。该片的背景是文革时的北京,一群生活在部队大院里匿的孩子,在耀眼的阳光与遍地的红旗中间,渡过自己的青春。意识流的故事里,有爱情和性的冲动,有幼稚和失败的革命精神,也有成长的故事。《阳光灿烂的日子》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70年代初的北京,大人们忙着“闹革命”,学校停课,某军队大院里一帮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们整日沉溺于打架,闹事,马小军就是其中之一。他有一个嗜好是用万能钥匙偷开别人家的锁,经常趁白天大部分家中无人的时候,开锁溜进别人家中,玩够了再走,并自鸣得意地告诉别人没有他打不开的锁,而且他也从没被人发现过。
      一天,马小军又进了一户人家,看到一张女孩子的泳装照片。他立刻被这个笑容灿烂、浑身透着青春朝气的不知名的女孩所吸引。通过院里小孩们的“头儿”刘忆苦,马小军竟然认识了他在照片上所看到的女孩米兰。比照片上还要好看的米兰立刻成为马小军的梦中情人,可米兰根本不拿他当大孩子看,而是喜欢刘忆苦。马小军气得找茬儿跟刘忆苦打了一架。马小军的父亲对他成天与别人混在一起玩闹非常生气,骂小军不好好学习,并狠狠打了他一顿,但父母们并没有时间认真管他们,孩子们仍然继续混在一起。就这样,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孩子们在混沌中长大了。
      剧组以“长得像姜文”为标准选了好几个小演员,但他们搁在一起互相又不像,挑谁呢?很让姜文发愁。后来姜文的母亲来了,说夏雨挺像姜文中学的样子,就这样定下来夏雨饰演马小军。
      影片中让人惊艳的宁静原来也不是饰演米兰的第一人选,演米兰的演员换了几次,后来定下来的不是宁静。影片开拍之后有一次姜文在饭厅远远看到宁静,感觉特别好,就这样,最终由宁静来出演米兰。
      影片中看似阳光灿烂的酷暑其实有2/3是在气温十度以下的秋冬季节拍摄的。马小军冒着倾盆大雨找米兰表白那场戏竟然是在北京1月份零下十几度的气候下拍摄的!
      拍摄期间,饰演老首长的方化的身体就不太好了,自认为没能很好完成任务,还主动要求姜文降薪。方化老爷子生前一直很想看到这部片子,可他去世时,片子还没审查通过。
      在拍摄过程中,姜文临场发挥,特别注重捕捉现场的即兴灵感。影片素材总共拍了25万英尺,创下了中国导演耗片比最高的记录。
      片中米兰家里挂有一张照片,马小军一见就丢了魂。但姜文怎么拍也拍不出那个味道,于是他足足用了4本胶片(约40分钟)来拍,等于一共拍了23040张照片,再从中精选出一张,耗片比高达23040:1!
      为了让演员尽快进入到那个年代和各自的角色,姜文对他们进行了封闭式的“腌制”训练,,让这帮演员穿上军装,住进部队营房,切断了一切的对外联系,每天读诵毛主席语录、诗词,听红色歌曲。
      王朔在片中客串了“小坏蛋”,他回忆起那场戏的拍摄经历,当时是因为虚荣所以答应客串出演,可是到了卢沟桥,他就后悔了,因为北风呼呼的还得拍夏天的戏,冻得他鼻涕直流,狼狈不堪。
      很多人都没注意到马小军在展览馆门口那场戏,于北蓓旁边少年宫练舞的张晓梅同学,是左小青演的。正是姜文的独具慧眼,才让但是刚从国家体操队退役的左小青,在片中客串角色,从此踏上演艺之路。
      姜文饰演的成年马小军在拍摄时有不少的戏份,但在影片后期剪辑的时候,姜文觉得自己的表演有问题,所以最后大刀阔斧把自己的戏份差不多都剪掉了。
      1994年9月9日,《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威尼斯首映。但放映时却将英文拷贝错放成了意大利文字幕的拷贝。结果包括评审团主席大卫·林奇在内的许多英语国家的评委只能连蒙带猜看片。
      夏雨在威尼斯颁奖后的第二天,接受《青岛晚报》的记者采访时,才知道自己成了威尼斯影帝。夏雨当时对这个奖完全没有概念,后来才认识到自己“不小心”成为了威尼斯最年轻的影帝。
      片中马小军的家位于东直门的北新仓胡同。而米兰的家则是位于东城区张自忠路上的段祺瑞执政府旧址。位于车公庄大街的利玛窦和外国传教士墓地就是马小军第一次见到米兰本人的地方。
      本片根据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是著名演员姜文的导演处女作。作品对文革时期青少年的生活状态和青春期的困惑有着极为真实的描绘,使用了当时在中国较为新鲜的一些超现实手法,反映了那个年代青少年的暴力和朦胧的爱情。电影对原著中的某些残酷情节进行了修改,并增强了人物之间情感的描写,试图更为逼真的描画出青春和暴力的幼稚与无知,这种幼稚和无知恰好就是那个时代的特征。更具有深意的是,影片通过正在成长中的青少年的幼稚和无知反映出当时整个国家和社会都处于一种无知和暴力的状态,用对青少年故事的描画,展示了一个时代和一个国家的混乱与成长。
      1993年8月23日《阳光灿烂的日子》正式开拍,1994年1月22日完成了最后一个镜头的拍摄,1994年8月收到威尼斯电影节邀请,1995年8月21日距影片开机整两年,影片正式批准发行并在全国公映。这就是这部影片诞生过程中的关键时间,也记录了《阳光灿烂的日子》在出生过程中的艰难与坚持。从某种角度来看,《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姜文的“成人仪式”,在这个仪式过后,彻底确立了姜文作为一个才情卓绝的导演的独特地位。1997年姜文将拍摄《阳光灿烂的日子》的过程整理出版,名为《一部电影的诞生》,其中记录了那些为电影疯狂的心情。
      《阳光灿烂的日子》无疑是90年代中国影界的意外之喜。它带给观众的决不仅仅是一种无所事事的闲聊调侃,也不仅仅是对特殊年代的追忆与讥讽。当观众深深地为影片打动时就会发现,这部影片所展现的竟是一个意象丰富、意味深长的“社会一个人”、 “文化一心理”图景。(影评人陆镜评)
      中国导演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堪称是94年度全世界令人赞绝的、至今仍渴望观看的影片之一。它是一部从内容到形式都全新的中国电影,它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电影跨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时代》周刊评)
      《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大大小小角色都鲜活可信,就连冯小刚和王朔客串的“魏老师”和“小流氓”都让人过目难忘。同时,姜文非常着重气氛的渲染,屋顶上因性萌动苦闷的少年不停的走动,大面积的过曝镜头让银幕上充斥着阳光的味道,男性荷尔蒙的满溢也自这部影片从此成为他标志性的电影符号。(MSN文娱网评)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贯彻着一种梦幻意味,恍惚间难以分辨是梦境还是现实。(网易评)

      HD

      查看详情
    • 2HD心灵捕手
    • 3HD玛丽和马克思
    • 4HD末代皇帝
    • 5HD春光乍泄
    • 6HD入殓师
    • 7HD蝴蝶效应
    • 8HD看不见的客人
    • 9HD沉默的羔羊
    • 10HD拯救大兵瑞恩
    最新剧情
    更多>
    娱乐八卦排行榜
    更多>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晨光影院